返 回

乱谈《大国崛起》

烟草业务部 吴建涛

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热播《大国崛起》,引起了全国性的反响,之后又进行了第二轮重播,《春城晚报》也跟进进行了解说词连载,可见此片热的程度。我从中央台第一次播出,一直追着看,公司组织集体学习时,把错过了的两集补看了,看的过程中热血沸腾,总觉得要说点什么,理一理思路胡乱说点。

政府不怕问题了,标志中国要崛起了

现在的中国,在世界上已经成为制造大国,税收、GDP、外汇顺差近年来一直是两位数的增长率,第一经济大国美国整天要求人民币升值,全世界正常渠道、非正常渠道的热钱进入中国经济的股市、楼市等各个经济领域狂赌人民币升值,各个国家对中国多类商品进行反倾销手段为代表的出口限制,似乎中国已经站在了“大国崛起”的起跑线,千年睡狮要醒了。

经常看政治经济类杂志,看到中国走向大国之路要解决的种种问题:三农问题、社会保障问题、贫富差异问题、法律(特别是《物权法》)问题、大政府小社会的问题、腐败问题、环境保护问题、可持续发展问题,可以说是列都列不完,但我非常高兴的是,这些问题现在都是公开讨论,政府不怕问题暴露得太多,我们大多数公民不会因为这些问题而产生过激的行为。

《大》指出,中国要崛起须大改革才能完成,多集中提到了经济体制创新、政治体制改革,但每个人讨论归讨论,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让人看到了思想开放的理想环境,这也是在新闻管制的今天,能让《大国崛起》热播的景象。

想起了《河殇》

在看此片的过程中,让我想起1998年的中央电视台播的《河殇》,此部片子年轻一代不太清楚,35岁以上的人都还有印象,在当年引起的社会影响不亚于《大》。对比两部片子,内容有惊人的相似,仔细体会两片各有一些大胆的地方:A、《河》里对中国的批评是第一人称进行的,《大》里没有一处是编撰人自己的观点说法;B、《河》不提体制制度问题,《大》多次暗示政治体制的变革、经济体制的创新大国才能崛起。从我个人的感觉来看,《大》从“右派”的说法来说,比《河》更“右”,但在《河》热播后,命运是封杀,到目前为止,还是新中国十大禁片之一,但《大》的命运是一片掌声。我不能肯定89年的动乱是否与《河》这类片子出现有关,只感觉89年后的主旋律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对全盘西化”,一直到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中国才停止了“姓社”还是“姓资”的讨论。现在主旋律是:“创建和偕社会”,不再讨论“白猫黑猫”问题,从这个论点来看,我们的社会开始了思想的解放。

讲一个笑话

老布什、叶利钦、邓小平有一次一起出行,到一个丁字路口,布什打着右转灯右转过去了,叶利钦跟在后面说我们不能与美国人一样,不打灯直接右转,小平的车是在最后,司机问我们怎么办,小平命令打左转灯然后跟着右转。

我非常喜欢这个笑话,小平是对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口号的提出,把中国从极左路线上拉了回来,就是这些思想的解放大国才会崛起。前几天我与父聊天,他作为一个老共产党员说:“还好出了个邓小平,以前的政治运动整死人,现在的生活多好过了。”按现在路子走下去,我想我们是有可能看到中国崛起的一天。

其它

本来也想写一写《大国崛起》里金融制度、产权制度、政治制度等里的各种感想,写一写我自己以及我们公司在这种大环境下有什么希望、要做些什么、要抓什么机会,看了公司同仁们的读后感都已经说得很清楚,这里就不重复了,找个机会闲聊时分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