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 回

三十不惑

软件工程部 张官云

看看看看,这是什么标题嘛,简直没有一点文学修养!孔夫子说的是四十不惑。但是,看过张庆明老师的四十而惑的文章,也看过张万里的三十岁的心态的描述,再听听我的表达,也许您就会同意我的思想了。

有一个文盲是这么唱的:“我是一只鱼!”。人就好比鱼塘里的鱼儿,明明是主人在喂养它,但是对它来说,每一粒食物都是自己找到的,所以鱼儿在水中痛并快乐地生活着。在他看来,它的一切都是自己做主的,或许还有命运的安排。但他不用惑,也没有必要惑。

通过这几年的观察,我发现:越是年长的人越是慎重,而越是年轻的人越是武断,要是三岁小孩,那更是给个故事就成了真理,一分钟之内就知道你是好人坏人!也许几天后我再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会羞愧得无地自容,也许我到了四十岁反而会疑惑重重,但我现在是三十岁,完全可以武断一点,或者说幼稚一点——我是青年我怕谁!

所以,我也又有几个?崔健唱道:“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既然这个世界变化这么快,以不变应万变不就行了吗?所以,有了这种心理,三十岁就可以不惑!下面,就让我来证明一下吧。

从小时候见到的对越自卫反击战,98年的大地震,99年的六四,苏联解体,到大学开始追随286、海湾战争、94年高喊可以大大咧咧地说,三十不惑!

三十岁是而立之年,但是现在,大学毕业就已经二十三岁了,三十岁就立起来的有几个?世界变化那么的快,四十岁就不惑的的入关,2000年准备的入世,美国导弹轰炸我驻南使馆、下海风、炒股热、下岗潮、什么国营企业亏损啦,什么私营企业由二奶变成正房啦,什么信息产业啦,股票上市啦,泡沫经济啦,费改税啦,CEO啦,CFO啦, CTO啦,还有什么UFO啦,CAO啦(请用汉语拼音来拼读),等等等等,这十多年来那么多东西一股脑儿都扑面而来,令人目不暇接,高喊人权的美国佬在电脑上动动按钮,就把伊拉克的五百多辆坦克化为灰烬,为民族而战的卢旺达勇士们在几天中屠杀了上百万的平民,东南亚出现了中国威胁论,日本鬼子在凭吊靖国战犯……我们为死难者哀痛、为国家的耻辱而伤怀,为收回香港澳门而激动,为申奥成功而奋发!不知不觉中,已经从一个标准的无产阶级少先队员变成了一个资产阶级手下的打工仔,从一个单纯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好像有点成熟的男人。别相信!:)

经过了这么多年,这么多事情,终于认识到: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从迷信马克思到否定马克思,又变成了辩证地相信马克思。

所以,今天红火的信息产业,也许就是明天的夕阳工业。君不见所有的大软件公司销售收入都在缩减,注意:不是股票市值,而是销售收入。不过以一切都不好说,很多年前就有人跳出来说PC产业已经进入尾声,而现在PC似乎占有了更多的市场;几年前有人说世界上只会剩下NC和铅笔,而现在再也没有人玩什么NC了;中国在大搞31微米半导体的时候,西方的25微米技术已经行将淘汰;我们大搞CMM软件生产模式的时候,美国的几家大公司却说,将来不再有单纯的软件,而是服务,软件只不过是服务的附加品……困惑吧?10多年以前,很多汽车厂还是很不错的企业,现在他们转行的修理厂似乎比生产厂更火红;10年前的现在,信息产业令人羡慕,我们做着最时髦的工作,也许10年以后的将来,我们就会像现在优秀而又落寞的机械工程师一样失落:看着纳米技术啊、生物科技的年轻小后生在那里玩什么股票上市(也许那时候上市也不玩了,不时髦了),然后,我们惊奇地发现:怎么麦当劳在全中国开了那么多过桥米线分店,把我们正宗的都挤垮了?……有了这样的思想准备,到时候会就少一点困惑。

二十岁时候居然认为人生是由遗憾构成的,完全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现在认识到,如果那时候就开始规划人生,现在可以少很多遗憾。那么现在开始规划人生,也许十年以后会有点出息。

认识到合作的重要性,从而认识到尊重他人的重要性——自己也需要他人的尊重嘛;对别人多一份了解,就会多一份理解。有人说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不养孩子不知可怜天下父母心,现在当了一个小小的项目经理,又要考虑技术,又要想法管理,昨天还在考虑如何搞好CMM管理,今天和就小组成员一起搞技术攻关,明天却要对客户领导哈腰点头,后天还要让上级看出自己又有点能力…今天这个技术问题卡住了进度,需要解决;明天那个小组成员有了情绪,要做工作;既要想办法让下级和上级听我的,还要学会听上级和下级的……哈,当年觉得这个领导犹豫不决,觉得那个领导专制武断,如今才知道领导是多么的不容易。

看到一些刚刚毕业的小弟不知道天高地厚,没轻没重没大没小会很生气,但是一想我刚刚毕业那会儿比他们还冲呢,他们算老几!也就变得宽容起来,甚至会有一种亲切感。觉得小年轻就应该这样,世界永远是年轻人的。

这些年来,看着潮起潮落,人上人下,慢慢的变得平和了,但是扪心自问:我是一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吗?我有那么高尚吗?那也算是高尚吗?绝对不是!物种不竞争就会被灭绝,民族不竞争就要被侵略,公司不竞争就要给破产,家庭不竞争就会被欺负,个人不竞争就会摔饭碗……我承认,我是一个竞争意识很强的家伙。所以,越来越佩服邓小平先生,他的那句话太正确了:“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发展才是硬道理”,对国家如此,对公司如此,对个人更是如此!

三岁时候说:将来考上大学就要当科学家,现在发现科学家是那么遥远,而科学是那么的近。没有所谓的高科技,我们靠什么吃饭哪?那些点COM公司靠什么去骗钱哪?搞了软件开发项目,才发现自己大学时候学的那几门编程语言那么可怜;搞了计算机集成,才发现自己的网络知识那么贫乏;搞了CMM,才发现自己的管理水平那么落后……总之,发现自己原来那么无知!真不是做科学家的料,但靠科技混一个小康,或者将来图点什么倒还是有点可能。

认识到老化是自然界的普遍真理,也许是没结婚的缘故吧,身体的老化还没有感觉。但是技术老化、知识老化的感觉太强烈了!当年在386上玩好WPS、BASIC就很得意了,现在,发现windows2000上开发ASP网站都已经落后了;当年能用netware组建局域网双机热备份已经是高手了,现在高中生都可以组建家庭局域网了。

当年觉得foxpro比起dbase高级多了,现在觉得powerbuider都有点落后了……有什么技术永不落後?上邪!我欲与科技相知, 长用无绝衰。

sun无钱,微软为竭,雅虎惴惴,狼 (朗)讯灭,优沙合,我也有饭嚼!

过去从来没有幻想过成为什么IT英雄,更没想到什么是知识经济,现在看着丁磊、张潮阳等同龄人一个个股票上市大量烧钱,不尽也心痒起来,幻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能风光一回,烧他个十亿百亿的。

刚接触摇滚的时候,把摇滚当成是噪音、垃圾,后来却对摇滚乐迷恋不已,因为摇滚乐是反叛的先锋,搞摇滚,就是反叛一切旧的、落后的不合理的东西。摇滚,令人心跳!所以自己还组建乐队,何来,涅磐的主唱自杀了,黑豹的主唱单飞了,这样那样的摇滚事件,慢慢地减弱了我的狂热。但是,还在做着音乐,我打算为奥运会写7首歌曲,还在听西方的音乐,除了摇滚能接受之外,流行音乐也许是发展太快了吧,还是我新人变成了旧人,象那个什么小甜甜,听起来没有一点甜味,完全就是怪味豆;而那个什么喉节男孩,简直就是听不成!(这也许是我自身衰老的表现呢)

认识到成功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很多因素,能力、环境、机遇都很重要——忘记了什么?开拓精神!能进入优耐达是我的幸运,相比之下,我比我的很多同学都要幸运,有句话这么说:“如果你周围是一群雄鹰,你也会变成一头雄鹰”,在优耐达这么多年,我渐渐地理解了这句话。虽然我们还远远谈不上成功,但是能和这些雄鹰一起飞翔已经是很畅快的事情了,不亦乐乎?

最后,要强调的是:反省自我,把自己内心中丑陋和不太丑陋的东西都摆出来,是很需要勇气的!为此我有点沾沾自喜。

是吧,三十不惑,哈哈。

(张官云写于2001年,30岁生日前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