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 回

美国记忆(之一)

--旧金山

市场部副总经理 王斌

一、入境风波

旧金山这个城市,在港片上叫三番市,在美国片中叫SAN FRANCISCO,但我更愿意叫它为旧金山,因为这名字更加中国化。相传,18世纪第一批中国移民才踏上这座城市,只看到一个个山包,他们指着这些山包说,看这一座座金山,这就是我们的美国梦,旧金山因此而得名。

经过长达10小时左右的飞行,波音747终于安全降落在旧金山国际机场。虽然曾经在电影和电视上到过旧金山,但这次是亲眼去目睹,亲身去体会,所以才下飞机还未出机场,心底便涌起一种莫名的急迫感,这大概也是一种近"乡"情更切的表现吧。

也许是因为本团中,只有吴永强的英语才算过关的原因,所以一般出入关,都由吴先生去应付。然而,出旧金山海关时,第一个出关的是本团的一位领导。海关人员提问:"Do you have a credit card?"领导用中文回答道:"名片我放在包里了,但那上面都是中文,你看不懂的。"由于语言不通,再加上这一伙人都提着大大的行李,于是这一伙人被海关人员通通转到接待移民审查的窗口,接受所谓的是否有移民倾向的盘问。

然而,这次接受盘问的第一个人却是我。

移民官员:"What do you do come to America?Do you have money?Do you have a credit card?"

真见鬼,怎么美国佬的问题都是这么几句。我打从心里厌烦这些问题,更不愿回答这些问题。"I don't know the question you asked.Can you speak in chinese?"我回答。

显然,移民官员被我的回答激怒了,他大声地说道:"I don't speak Chinese, I Speak English,This is America."可是,不管他再问什么,我包括后来过来帮忙的吴工的回答,都未能使他相信,我们这一伙人不是偷渡者,更没有蛇头存在。最终,在一位能说汉语的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在证实了外面有一个美国人(宋先生)接我们,和我们到美国只是考察并非移民,才让我们走出海关,踏入美国国门。

好家伙,从飞机落地到踏上美国国土整整花费了2个多小时,当跨出海关时,我突然有一种"历尽劫难余恨在"的感觉,直到现在还没有"相逢一笑泯恩仇"。

二、海湾风光

从美国地图上看,旧金山位于美国大陆西偏南海岸,与对岸的奥克兰一起,把明珠圣弗朗西斯科湾含在了嘴里。

圣弗朗西斯科湾真是一颗明珠,这里风光秀丽,景色迷人,湛蓝的海水点缀着些许帆影,晴空万里偶而会有几朵白云飘过;这里环境优美,站在金门大桥,远眺城市,只见一幢楼被绿树环抱,几幢楼被绿树环抱,很多幢楼依然被更多的绿树环抱,就这样一层层,一圈圈,直到整个城市都被绿色包裹着;这里气候宜人,在旧金山正好是7月中旬,全球到处热浪袭人,而在这里,我甚至被海风吹拂得象似快要感冒了,不得不赶快换上长裤及长袖衬衣,才稍有暖意。

站在金门大桥旁的小山上,仰望天空,俯瞰海湾,我突然想起了这样一副对联:"雪积观音,日出化身归南海;云成罗汉,随风漫步到西天",我也真想成为对联中的观音和罗汉,溶入这海水、这蓝天。

三、城市印象

旧金山是美国太平洋沿岸第二大城市,也是西部的金融中心,工业发达,常有地震。因此,房屋基本上是木头的,非常干净。这里的房屋都傍山而盖,一幢紧挨着一幢,木板式结构外加各种花式涂料,给人一种别具一格的感觉。这些傍山的楼价很高,大都是富人居住,而市中心的楼房,则为穷人的住所。我们在旧金山就住在市中心的唐人街区,基本上享受了一次旧金山穷人的待遇。

旧金山的唐人街是美国各城市中资格最老的,早在1850年就已形成,虽然现在已是十分现代化了,但依稀还是可以看到早期移民充满血泪和辛酸的足迹。这里的"中国货"在一家紧挨着一家的商店里摆满了,走在这里如同走在昆明的正义路,南屏街上,但远不如正义路、南屏街热闹。

旧金山的城市交通秩序井然。首先,道路虽然不宽,二车道、三车道或四车道,但多为单行道,没有专门的自行车道。因为,旧金山多为起伏的坡道,自行车不可能成为交通工具。在大多数情况下,自行车只供人们锻炼身体之用。旧金山人的交通安全意识非常强。城市中基本上看不到警察,但人们还是严格按照红绿灯及行道线等交通标志进行驾驶和行走,自觉遵守交通规则,这也体现出人的素质较高。

在旧金山有一批华人,赚不到富人的钱,就专门赚来自大陆的穷人的钱,这当然也是一种活法,这种人虽然也可能富有,但我从心底里鄙视他们。

美国记忆(之二)--硅谷阳光,将在不久与各位同仁见面,望不吝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