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 回

同事缘 朋友情

副董事长、外联部经理 段然

小同事马瑞洁决定离开公司到北京读书,邀请我和同事们参加她的告别晚餐,当我告诉她因开会不能去时,她失望极了。看着她流下的眼泪,惹得我心里一酸,也差点儿掉下泪来。

小马聪明善良、活泼大方,工作积极主动、任劳任怨,待人热情诚恳、乐于助人,和她的前任马文君一样,是大家都喜欢的好女孩。这样的同事离开公司,彼此都会依依不舍。开完会,我立刻驱车赶到了小马请客的餐厅,饭早已吃完,但两位小马与同事们都还难舍难分地沉浸在"同事"的浓浓情意之中。

大千世界,漫漫人海,能在同一单位共事,成为同事,这是一种缘份。由于每个人又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而调动工作、更换单位,以寻求自己更好的位置,这也是无可非议的。只是,如果看重和珍惜这份同事缘,那么,同事的时间可以短暂,而朋友的情谊将会永远。所以,我和大家一样,高高兴兴地为她祝福,祝她一路顺风、学业有成。

回想我的工作生涯, 不同时期的同事们的音容笑貌顿时浮现在眼前……

我怎么也忘不了70年底参加工作时,厂长张文、同事郑志刚、怀寿华、傅天序、王海平等是如何让我钦佩和崇拜。他们刚从军事体育转行,没有学历,没有经验,凭着对高新技术的敏感和执着,搞起了单晶硅会战,成为我省电子工业的拓荒者和奠基人。那时的他们是那样刻苦地边干边学、以厂为家;对工作的兢兢业业;对技术的精益求精;对我们的严格要求……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很多工厂都不上班,而我们的企业在革命加拼命,以至年仅16岁的我,就为有这样的一群同事感到骄傲,同学们也为我参加到这样优秀的集体而羡慕不已。

忘不了同事郑重、黄瑞华、辛秀兰、周薇等等工作中的以身作则、学习中的言传身教,生活中的关怀倍至,使得72年底,第一次远离父母到上海学习的我,就下定决心要严格要求自己。三个月没玩过任何一个公园,只带回厚厚的两本工作、学习笔记;忘不了74年全厂的"星期天义务劳动",超负荷工作了六天的同事们仍然以极大的热情和干劲投入建厂劳动,做土坯、拌沙灰、修路、砌砖、刷油漆。大家互教互学,虽累却很有意义。忘不了76年,在贵州凯里083基地学习时的艰苦生活,食堂里从来见不到油荤,天天的早点都是纯碱稀饭加发黄的馒头。为了我想吃点肉,同事杨再兴陪我远征20多里路,买到一盘油炸排骨还是臭的。后来厂长给我们带去许多只火腿,每到周末大打牙祭的愉快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忘不了80年前后奋战DJS135-155小型机时,同事刘诗嵩、刘笃伦、崔祖佑、詹学良……日以继夜加班加点的献身精神,大家把全部心思和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工作上,以致当我请产假时,在同一办公室朝夕相处的同事,竟然都不知道我已怀胎十月,那些惊讶和尴尬的表情实在令人忍俊不禁;忘不了85年我也是为了寻求上学机会而离开电子设备厂和软件中心时,书记晏天祥、同事李莉芬、韩明亚、周永泰、朱彬等对我的理解和帮助。那一天,手捧着一本写有"调离纪念"的影集回到家里,想着从此离开我工作了15年的充满深情厚意的工作单位时,我难过得失眠了一个晚上……

到了"长城计算机"公司,我当上了经营部经理,与省内的用户以及北京和全国的计算机公司有了广泛接触,整天飞机来飞机去,忙得不可开交。我永远也忘不了每到周末那忙里偷闲的同事聚会,大家轮流做东吃转转饭,同事们都充分地展示着自己的烹饪水平,家家都是大锅、大碗、大盘的准备,不同风格的菜肴、同样好吃的味道,使得平时都忙于工作的同事们能大饱口福。其中:高瑞华那色香味美的各式冷盘和小炒、翟世敏正宗地道的四川泡菜烧肉、赵炜香甜酥嫩的韭苔鳝鱼、唐云华的贵州糍粑辣子鸡、李映华的鸳鸯鹌鹑蛋,赵敏晖的三鸟汤……15年来,始终令人垂涎欲滴、回味无穷。

那时,我刚搬进丈夫分到的新居,十个平方的客厅在当时是很奢侈的,没有大桌子,酒席就摆在地下,二十多个同事席地而坐,穿裙子的女士只好跪着吃,痛苦得以至于碗还没收完就没有人记得吃了什么。当然,吃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轻松愉快的聚会可以缓解一周的疲劳,消除工作中的隔阂。饭后自然是大声说笑、打闹、唱歌、打扑克,遗憾的是当年没有卡拉OK,那些外国名歌,唱着唱着就忘了词,打扑克也不会双扣,否则就更过瘾了。

难以忘怀的同事还有若干若干:长城的元老李斯本、郭祖华、杨志星…… 后起之秀段辉、杨盛、李东亚…… 信通"十大将"中的曹子祥、郭洪明、陈晓毅、钱光奇、姜波、胡志祥……软件中心的技术骨干王江、刘坚、李巡生、陈麟……

我最不会忘记并且永远感激的同事是与我同舟共济、共创海特的张庆明、徐浦、胡颖、王庆武、郑学禹、龙超以及曾经在海特公司工作过的每一位员工。我们曾经共同分享过成功的喜悦,也共同承受了失败的挫折。

当然,由于是同事,我们彼此都是在工作中相遇相识的,面对工作,难免会因为角度不同、性格不同、处理问题的方法不同,以及年龄的差异、观念的差异而导致工作中的分歧和矛盾,以至产生不同程度的磕磕碰碰、肚皮官司,甚至是争吵反目。但那毕竟是支节、是偶尔,那样的不愉快在我们同事的时间中只是瞬间,在此我也向曾经无意得罪和伤害过的同事表示我由衷地歉意,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和我一样,早已忘却所有的不愉快,留下的只是同事的情谊和美好的回忆。

数不清道不完的同事现已各自东西,在各自新的天地中成就着他们新的事业。有的成了知名的企业家;有的成了潇洒的个体户;有的从了政;有的经了商;有的入学再深造……我们不再是同事,却大多都成了朋友,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彼此都会倾力相助、不论是在昆明、在地州,还是到省外、到国外,都能得到朋友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即便多年不见,一纸过年贺卡,一个问候电话都会让我感到无比的温馨和安慰。我非常清楚:没有当年的同事缘,何来今日的朋友情。

再有几年,我就该退休了,因此,我格外珍惜今日的同事缘。优耐达将是我工作生涯的终点。这里的同事中:有的是我多年来的好朋友;有的是曾经与我共事的好搭档;有的象我的老师;有的象我的兄长;有的象我的弟妹;还有很多是新参加工作的下一代。工作中,我们彼此尊重、相互配合;工作之余,我们常来常往,娱乐、游戏。他们让我对今天的工作充满信心,也让我对我们永远的友情充满信心。

很多年来,常有人形容我的朋友象森林,我为此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这些朋友中,很多都是我不同时期的同事。我由衷地感谢他(她)们让我这三十年的工作生涯愉快而有意义,感谢他 (她)们给我留下的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也由衷地希望这森林能够越来越茂盛。我热爱这片森林,热爱这森林中的每一棵树,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