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 回

我的老师

副董事长、公关部经理 段然

贾岚老师是我学生时代的第一位老师。多少年来,我一直非常地热爱她、尊敬她、感激她。

三十八年前,当我背起书包,第一次跨进"之江小学"校门的时候,贾老师已是有着丰富教学经验的优秀教师了。那时的她,梳着两条大辨子,干净利落、端庄大方、和蔼可亲又不乏威摄力,我们大家对这位班主任的共同感受是又爱她,又怕她。

她象一位慈爱的母亲,耐心、认真地教我们识字、造句,教我们怎样做一个诚实、上进的新中国儿童,她是一位严厉的老师,规定我们写字必须按笔划顺序,不许有错别字,更不许我们有什么不良习惯,不论我们什么没做好,或是随便犯点小错误,她好象都能看得见、猜得着,从不姑息。

她有独特的教学风格,听她讲课我常常会着迷,她教我们形象记忆,例如:"头上有就卖,头上无就买",使我们一开始就不会混淆"买"和"卖"这两个字等等,她很注重培养我们的基本功,我们班上没有一个同学会把"的"、"地"、"得"用错。她深入浅出地用故事形式教我们懂得了很多道理、懂得了学习的重要性。她教我们读课外书籍,我读的第一本小说"小布头奇遇记"就是二年级时贾老师为我们推荐的。她教我们写读后感,教我们写日记,教我们作作文。我很清楚地记得"我和小树一起长大"是我们三、四年级写过几次的作文题。那是贾老师带领我们在翠湖公园里种树后给我们布置的作业,那以后,我们常常在放学后提着小桶、端着脸盆去浇水,观察小树的成长过程。同一题目,让我们从不同角度写出好多日记和作文。今天,我还可以自豪地指出,翠湖里的哪些树是当年我和我的同学们种下并和我们一起长大的。

她有高尚的职业道德和很强的工作责任心,她把整个身心都投入在我们的身上。那时候,常常有外校的老师来听她讲课,她从不弄虚作假,成绩不好的同学照样上台答题,哪怕引得哄堂大笑。那个年代,父母们都忙于工作,几乎不管我们,放学后,贾老师都要亲自把我们送过马路,把我们分成若干学习小组,到附近同学的家里集体做家庭作业,做完后互相检查、互相帮助,还一起玩游戏,打沙包、跳绳、跳橡筋。贾老师也常常加入我们的小集体,为我们出谋划策、当裁判。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我们的少年时代太美好、太有意义了。

贾老师待人诚恳,心地善良,常给我们讲"孔融让梨"等故事,教育我们要从小学会关心同学、帮助他人。她常常从自己少得可怜的薪水中拿出钱来为家庭生活困难的同学买课本、买铅笔。有时,还带几个总是吃不饱饭的同学到家中饱餐一顿,这对于当年上有老母亲,下有三个比我们还大点的儿女的贾老师来说,也许要勒紧裤带很多天的。她常常利用业余时间到同学家家访,向家长们介绍我们的学习情况,了解各个家庭各种不同程度的困难,总是尽她最大的努力为大家排忧解难,她成了我们的父母们的好朋友。

贾老师为人正直,心直口快,教育我们要刚正不阿、勇于批评与自我批评、敢于向坏人坏事作斗争,难免,她也会得罪其他同事。文化革命时,许多大字报攻击她走白专道路,所带的班级成绩始终最好也成了她的罪状,我这个从一年级起就当任班主席的小学生,也成了她培养资产阶级后代的把柄。为此,我想不通,哭了,贾老师却淡淡一笑地说:"人正不怕影子歪,做人、做事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党就行了。"

如今,我们的贾老师已经年过七旬,早已退休在家了,桃李满天下的她,仍旧过着清贫的生活,除了儿女的孝顺,她最大的安慰大概就是这些曾经倾注了她所有心血的学生们了。不久前,我和几个同学到医院看望了生病住院治疗的贾老师,躺在病床上打着吊针的她,准确无误地叫出了每一个同学的名字,关切地询问着我们的工作、我们的父母以及我们的儿女。写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我的眼泪了……

敬爱的贾老师,您老人家安心地养病吧,我们都早已长大成人,正在用您教给我们的知识,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建设祖国贡献着自已的力量,我们都已为人父母,知道教育后代的责任重大,我们会像您对我们那样,严格要求我们的子女,使他们无愧这个新的时代。我们仍然像小时候一样热爱着您,热爱您的高尚情操,尊重您的光明磊落,感激您教给我们知识、教会我们做人。

敬爱的贾老师,我们非常关心您的一切,牵挂着您的健康,我们由衷地为您祈祷、为您祝福,祝您早日痊愈,祝您健康长寿,祝您生活幸福,祝您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