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 回

优耐达人——陈治伦

延伸的路

陈治伦

本人姓陈,名治伦,男,68年的猴子,1990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计算机系软件专业,至今参加革命已七年有余。在不经意的寒暑变迁之间,转眼已至而立之年,虽尽力拼搏,却仍未达小成,只在偶尔的回首间,才对走过的路有了些微的感慨。

最早的记忆,是儿时在县城里走过的石板路,很安静,不太宽,两边是流水的阴沟,中间是一块块横卧的青石板,宽窄不一,使我年幼的步幅忽大忽小。多年以后,当我考完大学回到故乡,想再次重温那深藏的感觉时,却发现水泥路面代替了青石板,阴沟也变成了下水道,而变化最大的是街上人来人往,买卖声混杂起伏。这就是我儿时居住的清清净净的小城吗?我忽然有一种失落感,但随即想到,该变,有变化才有生机,以不变的思维来默认变化的世界必然差矣。

有时候,行路是一件愉快的事。高考时考场离家较远,记得每次去考场的路上我都很兴奋愉快,明媚的阳关照耀着我的周围,连自行车咯咭咯咭的响声也格外动听,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为我歌唱。十年寒窗就为这几天,若没有经过艰苦的努力,幸福不会降临。此后,我时时提醒自己要厚积而薄发,也是为了期待下次的幸福降临。

赶路是辛苦的,但我很喜欢赶路。自从九一年底步入社会,出门在外便是常事,甚至于我的下海也多少是受到了能够出差的诱惑。我乘车从来不厌倦,你看它:随着蜿蜒的公路不停地前进着,我也不停地猜测着公路的尽头是个什么样的天地,翻过这个坡会怎样?转过那个弯又会怎样?我好奇的脑海里总是充满了未知的谜。但是在一次偶然的途中,我却吃惊地发现路两旁的风景竟是如此的丰富多采,耐人寻味,更叫我吃惊的是,

在以往漫长的旅途中我只知道看着前面的路,竟忽略了近在身边的生活!打这以后,我不再只顾赶路,而学会了边走边看边用心体会。

生活和工作也如同行路,在上下班的路上,我常常在想:如果我干工作的时候也能象骑自行车一样轻松自如就好了.你看,就在红灯启亮之前还能抢先一步,这一步使我比其他人至少快了一分钟,若干个红灯之后,一同出发的人已不知落后多远。生存之路也是如此,大多数的人都在以差不多的速度前行,只有少数的人选对了缝隙抓住了时机,才能脱颖而出。

无论是千变万化的路,还是丰富多采的生活,其道理都是相通的,然唯有脚踏实地、不急躁、不畏缩、才能游刃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