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 回

---读报有感

吴永强

有文摘报曾著文专论《美国人的炒技》,说有一美国青年因携带毒品到新加坡,被新政府处以鞭刑。美新闻媒体将此丑闻大炒特炒。丑闻拍成电影后,付给该青年250万美元;拍成电视剧后,再给他100万美元;电视台采访他一次要50万美元;记者对其曾受鞭笞的屁股拍一次照或请他露一次面都要付钱,一个受鞭笞的屁股总计获利数百万美元。

在美国涉嫌残杀前妻的橄榄球明星辛普森,案子尚未判决时,已有三本关于他的这一段经历的小说出版,其中一位作者获稿酬300万美元。如果辛普森答应出版自传的话,他可以得500万美元,不仅如此,他的邻居在案发前一天目睹辛普森曾与妻一如既往共同外出,为此这位芳邻接受电视台的专访获出场费5万美元;辛普森行凶用的刀买自一家商店,商店老板向《国家询问报》讲了卖刀经过,也得了1.25万美元;……

“炒屁股”、“炒性命”

不算,最近美国《提问者》杂志又玩起了“炒灵魂”的把戏,该杂志的记者一手持一张20元美钞,一手拿一张把灵魂永远出售给魔鬼的契约。契约规定谁愿意在契约上签字,谁就可以拿走那20美元,结果有72%的男人,44%的女人在契约上签了字。其观点有三,(一)灵魂不卖白不卖,卖了魔鬼也不见得取得走;(二)既使是真有魔鬼也无所谓。一个叫朱奥兰多的38岁男人签约后说:“我反正要下地狱的,还怕把灵魂卖给魔鬼?”

怪了!这样既无所谓“名”、也无所谓“德”;既无所谓“情”、也无所谓“义”之举,似乎得出一个只要有“利”——“咋格整都得”的结论,岂不是“笑贫不笑娼”之说也无可厚非了?